喻辞黛

只是個不專業的腦洞手,不會寫文。

【劍三】糖葫蘆就該給可愛的孩子

※ 幼兒園文筆
※ 花姐姐和小秀蘿的場合
※ 其實秀蘿是之前的大號,花姐姐是現在玩的號
※ 寫自己和自己的同人是不是有點喪病。
※ 我的花姐姐應該是位非常溫柔的人啊…怎麼會…

「妳欺負人!我要向我師姐告狀!」

突然被眼前的小女孩指控欺負,紫衣女人有些茫然好笑的眨眨眼,再晃了晃手中方才還準備入口的糖葫蘆。

原本想買串糖回味童年,就這麼硬生生被打斷了呀。

「妳說我怎麼欺負妳了?我們沒見過面吧?」她有點無奈。

「那是我的糖葫蘆!」女孩白皙的手指指向自己手中那串糖葫蘆,臉頰因怒氣染上幾分淡粉,和她的嬌粉衣裙實在相襯。

「說什麼呢,這串糖葫蘆可是我剛才從小販那裡買的,有好好付錢的啊。」

「...

[快柯]兩人某次的偶遇

不如說是快+柯。一如往常的短段。
lof格式依舊不懂。好餓。(咦

黑羽快斗在商店街遇見了江戶川柯南。
 看見眼鏡少年帶領著警方一步步走向通往真相的道路。

“他一定沒發現我。”黑羽快斗心想。

不料下一秒名偵探的眼睛就越過重重人群往他的方向看去,黑羽快斗頓時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主人看見的偷吃魚的貓。

為什麼自己要用魚作比喻呢。

黑羽快斗從口袋伸手將帽沿拉低,轉身靈巧地穿過看熱鬧的人們,走了幾步遠後再回頭看向案發現場。

「再見,小偵探。」

*

和少年偵探團的孩子們去商店街購買在阿笠博士家過夜的晚餐食材時,又遇上了案件。

“遇上案件的次數也太頻繁了吧,有點煩啊。”江戶川柯南心...

17

[快新]惡作劇

互動命題裡的關鍵字之一,關鍵字是惡作劇。

HP paro,非常無趣的短篇,有私設。

惡作劇。

「黑羽快斗!我再把你的反話藥水用在我身下的話,你就把你偷脫隱形夾克去男學生宿舍的事告訴青子!」在說了一個早上的反話後工藤新一終於忍無可忍了,他怒目瞪著眼前嘻笑的獅院同級生,心裡實在不懂對方怎麼那麼愛捉弄自己。

「嘿新一,別那麼生氣嘛,不覺得說說反話也是個不錯的體驗嗎?增添生活趣味?」

「我需要這種惹人愛的趣味!你慢點讓我恢復原狀!」已經準備抽出魔杖了。

「咦原來新一你是喜歡嗎?哈哈那麼就這樣啦,反正明天藥水的效果就結束了,bye  bye!」對方一說完話就一溜煙的跑走了,工藤實在...

13 24



看完修葉蘭這個月的外交報告表,那爾西原本就因處理過多公文而有些不適的頭似乎更痛了。

為什麼報告裡都是「現在珞侍更加擁有國主風範了,身為義兄實在感到欣慰。」「和音侍去虛空一區抓到了一隻毛色漂亮的魔獸,那爾西你要嗎?」「范統很努力適應代理侍的工作呢,那爾西也要多加油喔,哥哥愛你❥」這種一點也不像報告的文句。


人的臉皮到底能有多厚,那爾西不想了解。

也完全不想了解當初夜止是如何把他變成那副德行的。


想起那糟糕的兄長,那爾西忍不住輕嘆一聲,一旁靜默的雪璐聞聲抬頭望向主人,然後蹭了蹭那爾西的手指。


那爾西思考起自家鳥兒...

【冥道】…並不只是為了甜點才去的喔

-此為冥道/閻王的特別助理同人。
 -CP為飛鳥阿斯卡X阿久津佳哉,也可以說是無CP。(。
 -突發場景,非常簡短。
 -最後飛鳥對阿久津的稱呼完全是私心…請容忍我(。


「阿久津,我們去孟婆亭約會吧。」

這裡是,城隍府六樓,檔案管理室。

「你的工作呢。」

相當冷淡地回答。阿久津修長的雙手依舊不停地敲打鍵盤,紫髮的美貌室長大人顯然不想多加理會那位曾被土蜘蛛稱作「小流氓」的青年,青年只好自顧自地說下去。


嘛,那傢伙以前/生前,可不是什麼流氓,而是……「傭兵」啊。


「反正你會做,還有鏡。」飛鳥輕易的說出了毫不負責的話。

「嘛嘛,聽說最近孟婆亭推出了新...

1

[快新]還是請好好用勞力代償房租吧!



-15歲的江戶川柯南and25歲的黑羽快斗。
-依舊只是片段對話流。
-OOC、OOC、OOC。嘛我OOC小能手…。


「江戶川同學真的很優秀,不像班上其他臭男生一樣!不僅功課好、運動好,還是家喻戶曉的少年偵探!」

「對了,江戶川同學有女朋友嗎?」

「沒有吧?欸江戶川同學如果沒對象的話要不要考慮我啊?嘿嘿。」

「嗯……?」

少年才回過神,便看見許多雙眼睛吧眨吧眨地盯著自己,那畫面有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正想著如何脫離這種場面時,江戶川感覺到背後有重量壓來,還看見有幾絲茶色短髮擦過他的臉頰。

「啊啦,恐怕沒辦法哦,畢竟大偵探早已心有所屬了。」

「呃,灰原?這時間妳不是在化學實驗室嗎?」

「回來拿東西的...

4 22

[快新]於心間綻放的那份情感



沒有了那副對於孩子來說過大滑稽的眼鏡,那時的黑羽快斗貪婪地將那雙宛如寶石璀璨的藍眸盡收眼底。


身為偵探的冷靜儒智、


少年時期的自信驕傲、


以及專屬工藤新一的那份溫柔。


最好一雙眼裡能包含那麼多。


還未換下學蘭的黑羽快斗坐在米花酒店的頂樓恍惚著。


*


工藤新一是倉皇跑回自家房間的。


好不容易把黑衣組織殲滅,重返了屬於高中生的身體。


在窗邊發現怪盜的邀請函讓工藤新一有些困惑,但想想自己也能順便對那天與組織決戰時助自己一臂之力的怪盜表示感謝,就接受了邀請。


在夜半時分打開酒店頂樓那不牢固的鐵門,一眼就能看見站在女兒牆上背對自己,似是...

2 15

就好像是那些經典少女漫畫的開頭,涼風吹落街邊櫻樹的花瓣。我看著手錶邊匆忙地跑向學校。


真是的開學第一天我可不能遲到啊!


我不經意地撞到了站在校門口好似在等人的男生,就在我準備破口大罵是哪個不長眼的人在擋路的時候,那個好聽的聲音響起了。
「這位同學,妳沒事吧?」

我愣愣地看向他,他貼心地拾起我的書包交還給我,甚至順帶一朵嬌豔欲滴的玫瑰和陽光的笑容。


…嗚哇哇這種場景!這種氛圍!難道萬年路人的我也能成為女主角了嗎…!
我難掩心中的激動,正準備開口時有個人先說話了。


「黑羽你在做什麼?我們要遲到了!我可不想在開學第一天就遲到,尤其是和你一起。」
「欸新一別走那麼快!我剛才可是在等你啊!」
「難...

3 4

腦子裡滿是雙子快新啊,像櫻蘭那對雙胞胎一樣玩著【猜猜我是誰——?】的遊戲


然後服部秒猜中,並鉅細靡遺的說出兩人極細微的不同之處。


「…臥槽服部平次你這變態——」


啊。

3/4的男公關部好像也不錯啊。(突然

5 3

只是個腦洞哦

白馬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被問及初戀時回答了是幼時在遊樂園迷路的時候遇見的女孩子,白色的裙裝相當適合女孩,而她頭上的髮夾和他的眼睛一樣,都是天空的顏色。


「雖然女孩的聲音有點像男孩子,但絲毫不損她的可愛。」白馬探這麼說著。

想在故事後狠狠嘲笑白馬初戀的黑羽快斗越聽越奇怪,這故事怎麼就那麼耳熟?


*


坐在黑羽旁聽故事的工藤臉色有些微妙。


其實遊樂園那天他也在場。


那天早上自家母親興高采烈地告訴自己要和黑羽快斗一起去遊樂園玩時,工藤新一其實是拒絕的。

才不要放開手上的福爾摩斯去什麼幼稚的遊樂園呢!

這樣的想法在有希子女士狠狠一瞪後立即煙消雲散。


長時間在...

16
 
1 / 2

© 喻辞黛 | Powered by LOFTER